写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现在满足了不写啦。底下整理的tag是几篇连载向的方便查找。短篇需要在归档里翻喔。

【鸣佐】再来一碗

·原作向的19鸣X19佐

·一个夜半助敲窗,炮后吃杯面的奇异故事

·发生在真传后的绕地球轨道飞速旋转的核动力钛合金镶钻火箭,全文6k字一发完结

·因为怕吃剧情屎我没敢仔细看真传,会上贼船都怪西内,文里如果有bug见谅

·认识西内这个人使我的肾受到重创,但我赞美她

 

 

 

罪魁祸首西内的镶钻司机座位在这里,友谊地久天长,干杯!!

====================

 

 

【鸣佐】再来一碗

 

 

 

 

 

01

         “……我预感今天我会中彩票啊我说。”

 

 

 

 

 

 

 

02

         吃午饭的时候鸣人猛地抬头,喃喃说了这么一句。

         桌对面的鹿丸眉头一皱:“你原来买彩票了?”

         “……没买。”

         “啧……”鹿丸挠挠脖子。“买都没买的彩票,哪儿来的中奖啊?”

         “比喻啊,比喻这是!!”鸣人挥舞着筷子。“好运来的时候踢到的石子都会变成硬币,挡都挡不住的啦!”

         “哦哦……那祝你今晚拆开泡面发现‘再来一碗’?”

         

 

 

 

 

         他踏上二层公寓楼嘎吱作响的楼梯。廉价的木地板在脚下呻吟着,身后滴落下串串雨水。楼道漆黑无人。鸣人在自家门前拧着袖口挤出淅淅沥沥的凉水,又左右甩甩头发才进门。吱呀开启的门后的世界伸手不见五指。

         鸣人刚站在窄小的玄关那儿把湿透了的鞋子脱下来,一抬头便看见,视野中那个蒙着薄暗夜色,挤满了呼啸的风与雨点的窗口,剪出一方雷声大作的雨夜,和伫立在窗前的一个静静的人影。

       窗外宇智波佐助的面容被突然劈下的雷光照得惨白。雨水还从那坚贞不屈的发尾上不断滴落。

         鸣人不由得掐了自己一下。

         佐助一拳锤在窗玻璃上。

         开窗。他说。然而声音被大风卷走了,嘴唇的动作在黑暗中也看不见。客厅里那个吊车尾还是忙不迭冲到窗前来。玻璃窗一打开,狂风暴雨便倒灌进狭小破旧的单身公寓,一个湿淋淋的来客的身体被他一把揽入怀中。

         “欢迎回来,佐助!!”这才是中了大奖。鸣人上半身越过窗框紧抱着他,迎着凶悍的雨夜大吼。

         佐助怒道:“让我进去!!”

 

 

 

 

 

 

03~05

 

 

 

 

 

 

 

 

06

         “好吃不好吃不?”

         “……就那样。”

         “哇那估计是很好吃了,我也来吃吃看哈——”

         “……好吃么。”

         “啊超——好吃的啊我说!好感动啊!!只差一点点就要和一乐拉面一样好吃了,呜什么时候木叶能进口点这个啊……”

         “……那还成。”

         “真的是太……诶……等等……这个盖子内侧印了什么?”

         “什么?”

         “——啊!!再来一碗?!”

 

 

 

 

         衣不蔽体的救世主小情侣搭伙吃完了一碗面,头碰头坐在桌边研究。

         “啊~能有机会再吃到真的超棒的,但是这个兑换只能去风之国境内耶……”

         “真麻烦。你快让卡卡西督促一下商品流通。”

         “嗯嗯嗯……啊,还限定在购买后的一周内去兑换?!”

         佐助眨眨眼。

         “我两天前买的。”他说。“过几天走的时候反正也要穿过风之国,刚好可以去兑换——你别那么看着我。我本来就没打算呆很久。”

         他静静看着鸣人那拧着的眉头与那双波涛汹涌的蓝眼睛,寻思他下一秒会说出什么来——泡面什么的怎样都好,我希望你留久点——就那么无法忍受呆在村子里吗——佐助,别走了吧——无非就是这些。他在心里默默盘算着能把对方噎回去的金句,就像他两年前如何在一个月色静静的夜晚,在医院里枕着对方的手臂宣告自己如何去意已决,并把对方噎得不得不接受一样。鸣人的嘴角皱了起来,眼睛飞快地眨着,慢慢准备开口。

         佐助在心里竖起了他的盾。

         鸣人问:“泡面的保质期有多久?”

         ——哈?

         见自己愣了,鸣人自顾自地抓起包装研究起来。

         “——一个月啊。”他喃喃道。转头看向自己。“所以说,佐助你去以后一个月内肯定得回来咯?”

         佐助张口,又闭上。他恶狠狠叹口气:“……对。”

         鸣人放下面碗。

         “太——长啦!”他喊。“我才不要再等一个月啊?!不行——啊,干脆咱俩一起去吧我说,我刚好做完了个大任务有长假的,我们去兑换完了当场吃,搞不好又能开出来一碗。我就说我今天运气一定像中彩票一样好——”

         佐助听他在那儿喋喋不休,又想到要带着这话多又爱管闲事还张扬得很的正义使者一起走,路上指不定被多少人夹道感谢,喜好僻静的一颗心便突突地发疼……自己在这个人面前,矛早已被丢弃,现在连盾也竖不起来了。他嫌弃着,嘴角却是上扬着的:“一碗面而已,又不会跑掉。你是一个月都等不了的小孩么?”

         鸣人一巴掌拍在桌上,震得两个空碗和两双筷子都叮呤咣啷一阵响。

         “谁说是等面啦!!”他嚷。

 

 

 

 

 

=======全文完=========

(面可以再来一碗。

你可是世上仅有的一个你啊。)

====================

 

 

 

花絮1,肆意编造设定的副驾驶与执着于白日宣*的司机

花絮2,惨淡的业界现况

 

本来我很喜欢上次那种打包一起发布的,但是那样真的好容易被拖车,西内为了不连累我这次试试分开发(。)

 

这车要追溯回年前了,实际上就是我俩开完熊车的那晚,我热泪盈眶表示内你下次开什么我都追随你,这人就突然说她在开真传车,然后啪的甩了个线稿给我,我就被那个扯着嘴角的绷带手击沉了,我失去了人类的轮廓,我大概快把键盘上的A键敲坏了。

我理智已经全部蒸发,我盯着那线稿看然后尖叫着问她,为什么还是上扬嘴角,你已经变成了如此糟糕的人吗,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被**到上扬嘴角

西内:不,那是被扯的而已你想多了

然后我就上了贼船。我一点儿都不想看真传因为我害怕吃屎,特别看西内看完后的这种六亲不认情难自禁的兴奋状态,我害怕变成这样的人,所以我大致扫了一眼结尾,然后我又被击沉了

是说助的傲娇方式恢复成了最传统的那种啊……那句“字好丑”

于是我在写了不知道多少个开放豁达的助之后第一次写了令人想槽和想cao的无比传统的蹭的累,一边写一边疯狂吐槽,但是真的很可爱我甚至有种在对七班助酱酱酿酿的错觉(。)

西内好歹还在画正统耽美的范畴,而我已经升空进入了里番脚本写手的境界去。对不起。另外因为我随意添加设定,西内还是在我写完后才上色的,总之造成了各种奇怪的bug,但我知道谁也不会care因为你们都在晕厥

感谢点击!!!!!上了火箭不尖叫留个评论是不道德的,两个司机都顶着漆黑的眼眶翘首以盼呢!!!如果吃的愉快就最好啦!祝你们鸡年行大运永远能抽到再来一瓶和再来一碗哈哈哈哈哈哈哈!

by烫烫

 

评论(96)
热度(818)
  1. 糖炒栗子+EuthanasiA+ACG报社创作处 转载了此文字